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G生活历 >壮游五色天路「西藏˙阿里˙大北线」 >

壮游五色天路「西藏˙阿里˙大北线」


2020-06-28


壮游五色天路「西藏˙阿里˙大北线」 来到极境中的极境,毫无疑问,眼下拥有全世界最壮丽的天、最纯洁的湖泊与雪峰、最虔诚的信仰、最灵动活泼的生机,以及最古老也最深情的大地……迈步的双脚或许疲惫,无边的风景却足以涤净旅世者惹身的尘埃。沿着五色天路漫型,在世界屋脊的屋脊上展开一场壮游,每个人终其身总要有一次的:西藏˙阿里˙大北线。攀越世界屋脊的屋脊

一千多年前,诗仙李白登临川地,有感于道途艰险,遂留下了惊愕的绝唱:「噫吁!危乎高哉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」也不怪李白如此小题大作,在那个往来运输只仰仗车马与舟船的年代,由关中至西南地方的交通已属烦难,何况盛唐武功纵若盖世,鞭长总未及与巴蜀相毗邻的青藏高原──那是另一块古老的土地,地势更高拔、位置更迢远、族群更特异,且由足以和中原王朝分庭抗礼的吐番政权所把持;就是天上谪 仙,在当时也无缘亲炙这块如今公认为全世界最接近天堂的地方。

西藏,历史上或称西羌、吐番、乌思藏、土伯特。无论採行何种说法,大抵都囊括了青藏高原的本体。儘管随着科技与交通的发展,西藏不再神秘苍茫如昔,但那份始终遗世独立的静定姿态,使得它仍旧成为许多旅人魂牵梦萦的:永远的他方。

壮游五色天路「西藏˙阿里˙大北线」

宛如曼陀罗般的天路之旅

西藏旅游中最经典也最刻苦的「大北线」,就坐落在这片广袤难蹤的雪域上。以拉萨为原/圆点,往西南经日喀则的江孜、萨嘎,阿里的普兰等地,至札达、日土一带后再沿顺时钟方向折返,穿涉一部分的藏北无人区(包含那曲),复回到圣城拉萨。全程逾五千公里,高点则在海拔五千公尺以上,完整的大北线路程就像是佛家理想的宇宙模型「曼陀罗」,自成一圆满的週期。

除却并称「阿里三围」的普兰(雪山围绕之地)、札达(土林围绕之地)和日土(湖泊围绕之地),大北线上同样收摄了许多自然与人文的精华景致,比如被许多探险家视为终极挑战的喜玛拉雅山和希夏邦马峰,比如夕日间倾覆殆尽、诡秘消失的古格王朝,比如身披一袭「软黄金」的藏羚羊、神出鬼没的濒危物种雪豹,更甭提冈仁波齐、玛旁雍措等跨宗教的神山圣湖群了。

而作为大北线上最受瞩目的旅游地域,过去阿里人曾戏称:「这里又高又远又荒凉,也只有最亲密的朋友和最深刻的敌人,才会前来探望我们。」要想走闯天路、攀越世界屋脊的屋脊,除非骨血里烙印着如同藏民般耐劳不畏高寒的基因,能够忍受长时徒步的艰苦,否则对一般旅人而言,「驾车」依旧是目前完成整趟大北线旅程唯一可行的方式;也因为如此,夏、秋等观光旺季期间,惯常可见越野车组成的车队呼啸过大地,在这条经典的旅游环带上留下撩乱的辙痕。

据闻在上个世纪六七○年代,驾车师傅一度成为藏家挑拣「女婿」时的热门人选──理由无他,要想在洪荒草昧间走闯、为偏远地区捎来物资,有什幺要比司机更现成的职业?当地甚至将此类现象编派成歌谣传唱一时:「方向盘往右转,给爸爸带来了菸叶;方向盘往左转,给妈妈带来了头巾。」

壮游五色天路「西藏˙阿里˙大北线」

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

清晨,金黄色的朝暾映照于冰烟迴环的雪山之巅,跌宕起伏的峰峦纷纷髹上一抹异彩,沿着地平线开展各自的姿态。垭口地带,五色经幡正随过境的大风扬向天际,更远的地方,幻变的浮云时而沖散出裂口,任由阳光倾泻;时而又聚拢成涡团,在旷野处投下巨大的阴影。愈发浓郁的云层终于逼出银针般的雨线,丝丝缕缕洗去天地间的尘气,裸出转经路上一摞摞质朴而光洁的玛尼石堆。这些,无疑都是大北线上的日常即景。除了偶现的牧民形迹,藏羚羊、野驴、旱獭和其他生灵才是大地的主角,牠们以先祖曾经活跃过的姿态持续在这片辽敻的草场间孳衍,将人烟罕至的蛮荒转化为野性十足的乐土。

缘着大北线展开旅程,参与者每每要惊豔于週遭瞬息万变的景观──好像无意打翻了女娲的炼石缸、拗断了江淹的五彩笔,所有感官都沉浸于斑斓的风光色相间,神识不免因此感到有些晕胀、陶然──那样奇崛深秀的美,原也应以相应的劳顿为代价,好比旅人得先忍受简陋的食宿环境、颠簸无尽的车行,而恼人的高原反应亦有可能一路相伴,成为肉身登峰造极之际的修炼。

早在一九二四年,知名的探险家亚历珊卓.大卫.尼尔(Alexandra ) 就曾设法穿越严密的防线,成为首位成功进藏的欧洲女性。降及九十八岁生日大寿,她犹仍对这桩盛年往事念念不忘,提笔献上了自己的最高礼讚:「我应该死在羌塘,死在西藏的大湖畔或大草原上。」是这样一处绝美与荒凉、生机与寂意并行不悖的所在,历久弥新的西藏、阿里和大北线,彷彿自前世起便守望着旅人今生归来,翻越一座又一座雪山、穿涉一座复一座湖泊,直到觅得心中永恆的香巴拉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